返回

大佬你马甲又被拆了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615最后期限
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
    “。”上官瑾眸色深沉,上位者的压迫感让空气凝固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看见二姐从兜里摸了一包不知是什么想放到红豆汤里,后来又不知什么原因没有放。”

    这样?上官瑾眉心微动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出去吧,记住我交待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记得的,堡主只管放心,我决不敢对外人吐露半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就好,继续执行你的任务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阿西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上官瑾盯着那碗红豆汤出神。

    上官袭月为什么没有下药?是因为有所察觉还是其他?接着,上官瑾端起红豆汤,舀了一口入嘴,熬得很好,显然是熬了不少时间,入口即化,豆肉已成沙。

    滋味极好。

    喝完红豆汤,上官瑾按了一下铃,便进来一名下人,将碗收走。

    上官袭月对自己暴露的事浑然不觉,上官睿找她的唯一一次就是要求她老老实实,别对任何人搞动作。

    她对上官堡主一职并无多大喜欢,但迫于组织的压力,不得不想办法。

    获得上官堡的办法只有两个。

    一是把自己的人弄进堡里,伺机行动,强行掌控上官堡。

    但上官堡戒备森严,哪怕她是一堡之主的亲女儿,没有上官瑾的同意,想留一个人在上官堡也是千难万难。

    上官瑾虽然疼爱她,但却很有原则,实则苛严之极。

    所以,上官袭月要想得到上官堡的势力,只有一条路可走。

    那就是直接得到上官堡的继承权,而上官瑾没有订下遗嘱。所以,按常理,一旦上官瑾死亡,上官袭月作为上官瑾唯一的亲女儿,下一任上官堡主自然是她的。这就是为什么上官袭月会一直给上官瑾下慢性毒药的原因。

    上官瑾御下极严,上官兄妹也不例外,一般无事时不得外出。而月末却是上官堡催收账款的日子。这段时间,上官袭月象往常一样,出堡去龙城各地催收上官堡名下的店铺房租。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\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以往,她都是趁这个时机和组织接触,从组织那里拿到她需要注射的药,并且把消息带给组织,有时也会接受一些其他的任务。组织考虑到她的难处,平时很少给她安排任务。如果要安排任务,都是安排那种出差时间较长的任务。这样方便上官袭月对上官瑾撒谎,比如去旅游啊什么的。

    但这个月,组织上似乎已等不及了。

    给上官袭月下任务的那人语气急躁,嗓音嘶哑。

    “组织上最多再给你一个月时间,你必须在这个月里拿下上官堡,否则,你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月?时间太紧了,现在上官瑾已对我有所警觉,我下毒也不方便了。下得太急,会被怀疑的。老大,能不能给我申请下,明下情况?”

    “我帮不了你。一个月,组织上给你的期限。你只有两个选择,要么你死,要么她死。”

    上官袭月苦笑:“也许是我和她都死。”

    这种被威胁的感觉太累了,很厌倦。自她出生起,她便生活在威胁里,无休无止,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?或许只有等生命结束吧。<>read3;<>-->>

本站提示:畅读模式无法阅读请返回源站阅读!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