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大佬你马甲又被拆了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614难道她怀疑错了人?
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
    既然认了母女,那上官袭月怎么办呢?两人同时想到了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按上官瑾的性子自然是抓起来处以极刑,但一想到她毕竟也算是自己的亲女儿,是上官淼的复制品,便犹豫了起来。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\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也许人老了,对待子女的问题上便会丧失原则。

    但苏纨纨可不一样,既然上官袭月敢威胁到母亲的生命,那就不能轻饶她。

    苏纨纨问道:“妈,你这毒,你是如何会怀疑到上官袭月的?”

    “那孩子,只要在家,每晚都会去厨房亲手给我熬红豆汤,是女人喝了那个气血会好,不容易老。自从她回来后不久,这事一直没有断过。除此外,我想不出其它中毒的算途径。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可能是厨房谁下的毒?”苏纨纨问道。

    毕竟每要吃饭,厨房有人动手脚的话也是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厨房每隔一段时间会换一批厨子,而且食物都是经过验毒设备的。只有袭月给我准备的红豆汤,我从未验过毒。”

    苏纨纨沉思了一番道:“上官袭月给母亲下毒必然有她的原因,我们应该揪出她背后的真凶。”

    上官瑾觉得她得有理。

    二人合计一番后,决定暂时不公开母女关系。

    上官睿将苏纨纨送回幽魂影,路上,苏纨纨将计划给了上官睿,上官睿点头,表示自己会和母亲配合好揪出上官袭月背后的那人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上官袭月又去厨房熬了红豆汤。捧着热气腾腾的红豆汤,上官袭月犹豫了一下,下药还是不下药?从今母亲的气色看,再继续下药,恐怕就真地一命呜呼了。

    她叹了口气,手里的药包捏了捏,终于收回了衣兜里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,落入了一名叫阿西的女佣眼里,这名女佣便是上官瑾留下的眼线。

    上官袭月收回药包后,沉默了三秒,才举步往上官瑾的寝殿走去。

    “妈,我给你熬的红豆汤来了。”上官袭月笑嘻嘻地对上官瑾道。

    “好,不愧是妈的乖女儿,先放床头柜上吧。”上官瑾不动声色地道。

    上官袭月将红豆汤放置在床头柜上,坐在了床边,两只手握着上官瑾的手道:“妈,你一定要记得喝,你最近脸色苍白了不少,应该是亏了血气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我知道,谢谢乖女儿。妈想休息一会,淼淼,你先出去吧。妈这身体恐怕没几了。”

    “妈,别傻话,你会长命百岁的。”上官袭月的眸底闪过一丝愧疚,然后退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门被关上,上官瑾立即从枕头下的盒子里摸出一根银针,插入了红豆汤郑

    意外的是银针丝毫没有色变,为什么?难道她怀疑错了人?怎么可能?

    如果是皇甫逊,二十多年的陪伴,她应该早死了。

    但汤里是真的没有毒。

    上官瑾百思不得其解,这时,门被敲响了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上官瑾气势威严。

    门被轻轻推开,阿西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何事?”上官瑾眸色如刺。

    “回堡主,奴婢刚才在厨房看见二姐她……”<>read3;<>-->>

本站提示:畅读模式无法阅读请返回源站阅读!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