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大佬你马甲又被拆了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010 老大被夺舍了吗?
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
    就在苏纨纨上学的第一天的傍晚九点。

    帝都bmd夜总会顶层的高档包厢里,昏暗的光线下,男人脸色阴沉似水,浑身戾气,象一只嗜血的失控的野兽,一名长相姣好的女子跪在旁边,瑟瑟发抖。几名黑衣人站在两旁,战战兢兢。

    丁辰挥汗如雨,双腿不停地打颤,为自己的失误懊悔不已。

    他以为主子的病好了,所以,来包厢的时候,没有特意嘱咐女服务员离自家老大远点。没想到,这个女子竟然色胆包天,想染指自家老大,倒酒的时候,故意碰了下老大的手。

    傅寒渊一遍又一遍地用湿纸巾擦着被女子碰触过的地方,纸巾扔了一地。连夜总会的老板都惊动了,还拿来了酒精,手都快擦破皮了,傅寒渊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。

    低沉暗哑的声音仿佛从地狱里传来:“把她的手给我卸了。”

    女子只觉得天旋地转,差点晕倒在地,这真是六月飘雪,窦娥含冤啊。她哪里知道眼前这个男人碰一下就能要她的命,要是早知道,她决计不会动一点点歪心思,她决计离他十丈远。

    男人的眉眼如画,五官犹如鬼斧神工雕刻而成的精品,美得天上人间独一无二,气质矜贵地让人心生向往。她只是一时鬼迷心窍,不小心碰了他的手而已,并没有人告诉过她这个男人碰不得,六月飘雪啊,老天,好死不死,怎么遇上个黑心大佬?真是飞来的横祸!

    两名黑衣人正要上前动手,夜总会的老板只好硬着头皮上前一步,说道:“七爷,您就大人有大量,看在她并不知情的情况下,饶过她吧。这小姑娘也就才来几天,不懂七爷的规距,也怪我,没有及时提醒她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个份上,主子还没有丁点表示。丁辰知道,若自己再不出面,恐怕小姑娘的手就真的没了。

    毕竟是自己疏忽大意了,小姑娘并没有犯多大的错,丁辰终究还是有些不忍。

    他全身冷汗涔涔,僵直地往前跨了一步,说道:“七爷,是属下办事不利。属下因为周六那姑娘的事,以为您一切都好了。所以,才想让这小姑娘试试,都是属下自以为是犯下的错。还请主子看在这小姑娘年纪轻轻,还有大半生的路要走,她无心冒犯的份上,您就可怜她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汗水豆大如珠,在昏暗的灯光下闪闪发光。

    当丁辰提到“周六那姑娘”的时候,傅寒渊终于停止了擦手,低沉冷厉的一声“滚”,夜总会老板才千恩万谢地夹着那小姑娘出去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刚才那小姑娘一碰,傅寒渊自己都以为自己的病好了。既然是丁辰有意要试,卸掉那小姑娘的手似乎就说不过去了。

    不过,为什么周六下午那丑女碰了自己,自己竟然没有恶心?他心里沉了一沉。

    对丁辰说道:“去,查她。”

    丁辰恍惚了一下:“查谁?”

    冰冷的目光直刺灵魂般的射过来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。”丁辰慌得一批,这才反应过来,除了那丑女,还有谁?

    很快,一份详细的资料被发送到丁辰的手机上。

    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\小說閱讀。<>read3;<>-->>

本站提示:畅读模式无法阅读请返回源站阅读!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