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大佬你马甲又被拆了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003 老大今天的枪擦了吗?
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
    别人捡个系统各种奖励,劳资捡个系统却要命!

    什么垃圾玩意儿!

    “兑!”苏纨纨咬咬牙,一脸不甘却又无奈。

    积分为0,会死!可是,她不救人,现在就要死啊!

    omg!

    *

    几分钟后,男人悠悠醒来,一睁眼便见车门前站着的苏纨纨,皱了皱好看的眉头,一双寒潭般冰冷沉邃的眸子盯在她脸上的疤痕上,冷声说道:“怎么还不撕?”

    苏纨纨:……钛合金狗男人!凸!

    丁辰小心翼翼地说道:“七爷,刚才是这位小姑娘救了你!”他这时还没忘记刚才对小姑娘的承诺。

    傅寒渊声音极端冷血,毫不迟疑,“撕了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下一秒,苏纨纨便扑了上去。爆发出一阵绵长哀婉的哭声,“爷,小女子从小父母双亡,与奶奶相依为命,我若死了,我奶奶也活不了了……”

    小姑娘一边装模作样地大哭,一只手紧紧地拽住傅寒渊宽大的手掌,另一只手还扯起他的衣角擦脸上的鼻涕眼泪……

    丁辰和毛易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毛易:!!!!

    丁辰:!!!!!

    毛易:这个女人不想活了吗?她竟然敢碰七爷!

    丁辰:哎,本来想求老大饶她一命的。她自己找死,辰爷也是爱莫能助了。

    稍微了解帝都傅家掌门人的人都知道,傅七爷不近女色,三尺之内女人勿近。凡冒犯他的女人轻者重伤,重者丧命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不仅靠近老大,还敢摸老大的手!

    还摸了那么久!

    她,她,她……还拿老大的衣服揩鼻涕!

    老大有洁癖的啊!

    要死要死要死!

    丁辰快晕了,心脏快承担不起负荷了,一颗心似乎随时都可能跳出来。

    毛易坐在司机位上,战战兢兢,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然而……

    傅寒渊并没有暴怒。

    “不在沉默爆发,就在沉默中死亡!”他们相信。

    只是,傅寒渊依旧没有暴怒。

    难道老大要晕倒了?

    丁辰知道,自家老大在怒到极致却发不出怒来的时候,便是他快晕倒的时候。

    他小心翼翼地偷瞥了眼自家老大,可惜的是那张令人神魂颠倒的脸上根本没有一丝要晕倒的迹象,倒象是怔住了!推荐阅读sm..s..

    丁辰收回余光,低着头一不发。

    苏纨纨的演技堪称一绝,身上的旧衣裳看上去倒确实像个贫困女孩儿。

    傅寒渊皱了皱眉头,不吭声。

    不对呀,这个大佬肿么不说放我走啊?小姑娘虽自信自己的演技,但却又有些狐疑。

    难道是鼻涕不够?眼泪不够?演技不够?

    想到这,她再度扑了上去。这一次,直接扑到了傅寒渊的怀里,又蹭又擦,小嘴blablabala——谎话连篇。

    “爷,我死不要紧。但是我奶奶岁数大了,她再也经不起失去亲。亲人的打击了……”

    毛易从反光镜里看她扑进傅寒渊怀中时,生生地打了两个寒颤。

    老大今天的枪擦了吗?<>read3;<>-->>

本站提示:畅读模式无法阅读请返回源站阅读!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