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舞凤倾城再战天下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十一章 开工啦
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
    翌日,天色微明,薄雾冥冥,四月的天,空气微寒,李大娘和两闺女半夜就起来给几人做了早饭,是粥和煎饼。还把家里所剩不多的野猪腊肉煮了,切薄片和菜卷了饼。李伯带队,一人吃一碗热菜粥,怀揣煎饼夹肉,就带队员出发了。

    他们装做贩卖山货的,推四辆独轮车,车上装着皮毛,干菜,草药等山里的土产,还带了两袋木薯粉和陶罐子,留路上煮东西吃。李大安怀里揣着村长给的二十两银子招呼众人出发了。他计划去百里外的西北小镇句容镇,听说那里刚开过一队人马,短时间应该不会再有人马光顾。应该有不少孩子和流浪的人可以“捡”。

    刘鹏和姜闻启带着十五人的队伍已经驻扎在山门的瞭望哨所里。这几天,已近在山门口两侧的山脊侧建了隐蔽哨所五处,之字形形成拱卫之势,一个哨所只能看到下一段的位置,却看不见再后的位置。

    最后一个建在山门左侧的高岗之上的一棵大树上。可以俯瞰所有哨所。其下有一天然坑洞,隐蔽,可安置三百人左右大小,阮清给设计了消息汇集分析处,以后可以做指挥处。还有通向村庄的暗挖通道还准备开工。

    根据阮清的建议,守卫组约定了旗语,定下了红黄绿三色。红色表示敌人,黄色表示可疑,绿色表示自己人。摇摆表示人数,左一右十下百上千。

    刘鹏和姜宏根把十五人轮流安排哨所值日,并排班。不值岗的人参加军事训练和修缮军事用具。待李伯他们出山后阵法启动,只见山门路转树移,逐渐模糊在一片浓雾中。推荐阅读sm..s..

    沈萍和阮林也起了个早,煮了大锅的木薯粥端出来冷着。平时一日两餐,还不定凑的起。手机端sm..

    现在有的是木薯,不能苛待了孩子,当家人还要去做力气活,空肚子伤身体。这不,果断的增加早饭。

    阮玉成已经和阮清商量好挖木薯的运作模式。就原地挖,原地种。尽量少破坏植被。毕竟已经四月天,进六月就不宜再种植了。如果再挖下去,怕裸露的土地在雨季形成泥石流,那就乐子大了。两个月连挖带种的,人手不足,时间很赶,一切要求效率。

    呼噜一碗粥下了肚,阮玉成带着?头出门。院门前已经来了不少人,大家都是带了?头的、竹筐的、扁担和绳子的,等五十六人到齐,阮玉成给大家分了六个小组,一组十个人。最后剩余六人一组。

    他按计划给大家讲解了组队的方案,从离村子远的地方开挖,五组分别划分了挖地的范围,每组分四人挖木薯,一人跟在后面平整土地,留下几块木薯切成手掌长短的小节,即可种下。二人等在河边清洗木薯。三人运挖出的木薯至河边,再把洗净的运至村西的晒场,那里有六人负责把木薯切片晾晒。

    阮清按照现代削皮刀的样子请姜宏维他们做了几把,削皮很好用。又把几把柴刀固定在木板上,就是简单的切片刀。第一波木薯运来,立即投入生产。果然改良的工具很顺手,很快白白的木薯片就切出来了。

    趁天好,管伙食的李大娘带人来把几竹筐的鲜木薯片,用竹席晒在祠堂前的大晒场上。

    大贵和老猎户德叔,还有另外六位猎户也是天没亮就下河起了昨夜下的笼子,得了杂鱼小虾五六十斤。整理了笼子又加些饵料,换个地方再下在河里。鱼送至祠堂的聚餐地,现在叫食堂,交给李大娘处理。

    年级小的陈谷子今年十三岁,父亲不在了,和-->>(本章未完,点击进入下一页)

本站提示:畅读模式无法阅读请返回源站阅读!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