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舞凤倾城再战天下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八章 木薯啊木薯
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
    木薯,三大薯类之一。亩产量高达二千斤以上,最高甚至到六千斤。分有毒和微毒两种。

    绿叶绿杆是甜木薯,微毒。红叶紫杆是苦木薯,有毒的。一般春种,第二年采收。

    木薯富含淀粉,蛋白质维生素等营养,可以做成粥,饼,糕点,面包,点心等等食物。在现代时,是养生保健品中的宠儿。

    不知道木薯在这个时代是否不同。阮清不敢肯定的下结论。

    吃完饭,天色暗下来。阮清叫了大哥和二哥带上铲子和竹筐,来到屋后。细看这一大片的植株像是木薯,枝叶绿色的,应该是毒性小的。

    阮清指挥大哥挖一棵看看。不要贴根挖,要离根远一些,万一是木薯,不会给挖坏了。

    “清儿,这树小,根大着呢,不好烧。”大哥阮风很实诚的说。阮清被雷的外焦里嫩,不好烧?我的哥哥喂!这可是救命粮呐!

    “挖!”阮清恶狠狠的说,阴沉的语气吓的哥俩一跳。赶紧的麻溜的挖了一棵,果然啊!木薯的根茎肥大,一窝有大小十几块根,二十多斤重。

    看看屋后及周边山坡都是这样密密麻麻的小树林,阮清抱着木薯仰天大笑。老天果然不亏待我啊!这下饿不死了。

    哥俩看着疯了似的阮清,吓的手足无措,二哥阮云一把夺过木薯,大喊“清儿,清儿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阮清好不容易合拢嘴角,深吸一口气,缓缓的低声说,“这是木薯,可以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不行!村长家的牛就是吃了这个毒死的。”大哥阮风着急的说。

    那是村里唯一一头牛,平时都不舍得用,耕地时候才用几天。一次开荒是犁出来这种大根的树,没看见牛嚼了几根后就死了。

    这个东西还泛的快,地边上的不及时刨掉就能长到地里去。刨了的根晒干做柴火不好引火。可烦人了。

    “咯咯……”听大哥数落木薯的糗事,二哥一旁跟着不停点头,阮清不由的笑起来。

    木薯啊木薯,不认识你的时候就是这样烦人。认识了你,就是可爱的不行了。乐够了,阮清不管哥俩怎么说,抱着木薯就要回家,大哥忙接过来放竹筐里,三人一起回到家。

    果然,家人的反应都是一样的。阮清故作神秘的说“我在神婆那里找到了解毒的方法。”在家人怀疑的眼神里,把木薯洗了一块大个的,削皮,切片,泡在水盆里。阮清交代“明天,我烧饭。”就去睡觉了。夜里又起来换了两遍水。

    天明,在一家人围观下,阮清一边给众人普及木薯知识,一边做饭。捞出薯片,洗洗干净,放一半在锅里,加了几瓢水。

    阮林点火烧锅,锅开了一会小火焖着。另一半放石臼里搥,大哥忙接过来,他力气大很快就变成糊糊。

    阮林把另一只锅烧热,阮清用勺子舀一勺浇锅里,薄薄摊开,就是一张饼,结成型后翻一面,洁白微焦黄,出锅后再来一张。木薯-->>(本章未完,点击进入下一页)

本站提示:畅读模式无法阅读请返回源站阅读!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