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舞凤倾城再战天下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五章 奇遇
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
    听说阮玉成读过几年书,刚考了秀才的那年,鲁王逼宫称帝号武德,惹的诸侯不服,纷纷占地割据,天下乱象丛生。

    阮家原居燕京辖下小县云台县太平村,不堪其苦,开始举村逃亡,直到落脚在这个老虎村,有四五年了。

    老虎村虽然是华阳王叔凤黎封地,但华阳王凤黎偏安一隅,无为而治。每日和姬妾宠宠臣饮酒行乐,号称乱世闲人。

    阮玉成不能进学,转而学习耕地打猎来,有空也教孩子们识识字,但没有像样的读书。毕竟身处乱世,学了文武艺也没有地方卖啊!不如踏踏实实的种地打猎还可活命。

    乱世出英雄,可见乱世机会多,有些雄心的人都纷纷搏出头机会,但多数老实的百姓就是夹缝中求生存。“兴,百姓苦。亡,百姓苦。”自古以来都是这样。

    老虎村的村长姜宏根是个睿智的长者,带领自己二三百族人生存在边界山林里,原本还是安静不受战火影响。

    近些年,四周有生存不下去的农民,破产的小生意人抱团起义,据山为王的,还有打着官府旗帜扰民的,比比皆是。

    身逢乱世,力量单薄,生存就是个极艰难的问题。老虎村的村长遇到投奔来的难民,都给了适当的安置,一来可以壮大自己的村落,二来增加和外人通婚,改善血缘的单薄。

    也有遇到心怀不良的人,危害到村子安全的,最后都会悄悄的处理掉,没有人知道。

    阮家和李家刘家都是先后逃亡过来的,可能是大家有共同的经历,就走的比较近些,遇到事情相互帮扶一把,处的也有情义些。

    村里有人来喊阮玉成去村长家商量安防是事情,阮玉成出门前交代沈萍照看好家,又挨个的摸摸孩子们的头,看看坐那又睡着了的阮清,怜惜的给她掖掖被单就出门了。

    大家也不约而同的放轻动作,怕惊醒了阮清,毕竟又惊又累,小孩子不生病就万幸了。

    快晌午了,阮玉成回来了,还有李伯和李家大娘带两闺女,九岁的玉桃,七岁的玉杏,刘家婶子带六岁小儿子小福儿拎着篮子来看阮清。

    阮清看着一院子的人,软软的挨个招呼了一遍,肩膀上的猫小白又让孩子们稀罕一回,随后被文静的桃儿、虎虎的杏儿和阮林架着到屋子里说小姑娘的话语去了。

    身体单薄的小福儿和阮雨一边看蚂蚁上树儿,阮玉成和李伯还有阮风阮云坐到石桌边讨论村子的安防。

    沈萍和身体壮实的李大娘,秀气的刘婶子一起讲到两孩子危险的经历,激动的地方,几个女人都红着眼,抹着泪,唏嘘不已,刘婶子还摸着胸口感谢神灵保佑!

    最后,几个女人推推搡搡中,李大娘从篮子里拿出两只剥皮兔子,要给孩子补补身子。

    刘婶子端出一大碗金黄小米倒进阮家米缸。然后两人喊着孩子和李伯各回各家了。孩子们倒是玩的开心,难舍难分的。约着等阮清好些了再玩。

    家里安静下来,阮清感觉身上轻松些,不愿意再窝在家里,她急需要了解处境,担心动荡不安的环境处处危机,不小心小命丢这里了。

    沈萍不放心,交代了阮林和阮雨陪着阮清到村里玩,不要跑远。两人答应了,阮林顺便挎着篮子,阮清肩膀驮着猫小白,几人就出门了。
>(本章未完,点击进入下一页)

本站提示:畅读模式无法阅读请返回源站阅读!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