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特工狂妃:残王逆天宠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七章:原来真是野种
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
    天才本站地址:[]s.7777.!无广告!

    王癞子觉得楚玥璃有些邪性,不敢进大屋住,从他老娘哪里偷了些铜板,又跑出去赌了。癞子娘躺在炕上不能动,就连骂人的气势都弱了三分。花妮儿恨极了楚玥璃,却因菜花的偏袒,不敢明着对付她;多财才八岁,正是贪玩的时候,整日不在家。

    楚玥璃在菜花的照顾下,一边安心养伤,一边锻炼着身体的灵敏性、柔韧度、掌控力和爆发力。

    她能一整天一动不动,只是转动手指,将一根筷子玩出花;也能悄然无声地钻进东屋,顺出几枚鸡蛋,给自己打打牙祭,增些营养;更能在癞子娘恶毒的咒骂中睡个香甜的觉……

    似乎是为了气死癞子娘,菜花在楚玥璃的示意下,宰杀了家里唯一的一只老母鸡,炖成一锅肉给楚玥璃吃。

    癞子娘闻着诱人的鸡肉味,气得破口大骂,却没换来一块肉,恨得差点儿一口老痰憋死过去。

    菜花此举,令楚玥璃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楚玥璃看得出,菜花现在是牟足劲儿要将她养肥养胖,恨不得将她按在炕上,来个填鸭式喂养。就说那锅鸡肉,多财得了半碗杂碎,花妮儿只得了三块骨头,剩下的,几乎都进了楚玥璃的肚儿。嗝……真舒服。

    楚玥璃发现,菜花藏了一盒香脂,每天晚上都拿出来涂抹。她不但给自己涂抹,还偷偷给楚玥璃涂。那香脂的味道有些刺鼻,涂在脸上就像猪油,特别不舒服,但这东西在乡下而,简直就是稀罕物。

    楚玥璃在看见菜花衣领下的红痕后猜出,她在外头有情人了。且,自己的药费,也应该是从那人手中得到的。对此,楚玥璃倒是乐见其成。王癞子那样一个丧尽天良的东西,早晚是要到地下给九月磕头认错的,菜花提前寻一个人当靠山,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日子又飘过了两天,楚玥璃发现菜花又变了。她开始坐立不安,甚至频频向门口张望,就像在等什么人。甚至,她看向自己的目光,都带着一丝焦躁。

    然,这些都没能影响楚玥璃的好心情。

    天气正热的中午,她让菜花晒了一大缸的热水,美美地洗了个澡。至此,她觉得自己才算是真正重生了。

    她穿上花妮儿的衣裙,蹬上花妮儿的鞋子,看着花妮儿暗恨不已的小样,忍不住吹了声口哨,颇为响亮。

    花妮儿咬碎一口小黄牙,却不敢明着对付楚玥璃,只能暗地里撺掇多财,对他说:“弟,你吃到鸡腿没?”

    多财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花妮儿继续道:“奶和爹都疼你,你将来是要当大官的,娘把鸡腿都给傻丫吃了,她的心太偏了!”偷偷靠近多财,耳语道,“爹有一次喝多了,打骂娘,骂她勾汉子,骂傻丫是野种来着。”

    多财皱眉看向花妮儿,问:“啥意思?”

    花妮儿跺脚,恨铁不成钢地道:“啥意思?!你自个儿想想!傻丫是娘偷人生的,不是咱家人!娘偏心野汉子的闺女,对咱俩不好。”

    多财的脸瞬间黑沉下来,攥拳道:“我去告诉奶!”

    花妮儿立刻拉住多财,道:“你可别跟奶说,是我说的。不然,爹知道了,得打死我。你就说,是你自己听到的。”

    多财点了点头,跑进了东屋。

    花妮儿得意地笑了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多财从东屋跑出来,花妮儿立刻拉住多财,低声问:“怎么样?奶怎么说?”

    多财回道:“奶什么也没说。”

    花妮儿诧异地问:“啥也没说?”

    多财点头。

    这时,门口传来王银元媳妇的叫喊声,底气十足地喊道:“花妮儿,开门!我来看看你奶!”

    -->>(本章未完,点击进入下一页)

本站提示:畅读模式无法阅读请返回源站阅读!

目录